讲述我们的故事,从“让光纤不脆弱”的口号开始(一)

本文讲述了“北诺®,让光纤不脆弱!” 这句口号的来源,回顾了我们在广播电视行业,参与抢修光缆的艰苦生活。

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做了一个企业——北京大成永盛科技有限公司,我和我的团队主要研究和生产三种产品:基于不锈钢无缝钢管技术的特种光缆、光纤光栅传感器和分布式光纤传感器。我们还拥有自己的多个品牌,比如:北诺®,比如:毛细®,比如:OFSCN®……。

图1

在大部分人眼中,这是两个或者三个不同的行业(一个行业是光缆,另一个行业是传感器)。但在我眼里,这其实只代表了一个工作。无论是哪一种产品,都和光纤有关,也都和光纤的保护有关。无论我们的产品被用于通信还是用于传感,光纤都是所有这些产品的核心,但如果没有保护,光纤在大部分领域和环境都无法被直接使用,因为光纤太脆弱。所以我想,我的工作的核心内容可以被定义为光纤保护,只不过,在有的产品里这个工作可以被称作光缆的生产,在另一些产品里这个工作又被称作传感器的封装。

图2

图3

基于这样的思路,不管是哪一个行业或哪一种产品,我们都有同一个响亮的口号:“北诺®,让光纤不脆弱!”。听起来很厉害吧?不过,我并不是从一开始就从事这么高端的工作的。

18年前,我刚刚大学毕业,所从事的第一份工作是互联网接入,工作地点位于天津市下属某区广电局,我和我的老师、领导还有同事,利用广播电视的同轴光缆混合网(HFC)给用户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(广电B平台)。

当时我干的很嗨,犹如一块巨大的海绵,每天都在吸收着大量的知识。我们的机房里放着一堆设备,全是我调的,路由器、交换机、计费系统、各种Linux和windows服务器……,我觉得我的工作很重要,很有成就感。事实也是如此,你想啊,当时宽带接入还没有那么普及,我们就有好几千的用户,这么多的用户,能不能上联众打牌,能不能在西祠灌水,能不能收发263重要的邮件,或者在QQ或各种聊天室里和妹子愉快地打招呼,都取决于我和我的团队的工作是否称职。

无疑,我的工作很重要,但很快我发现,还有人的工作更重要。

我们有一位我很尊重的姓张的同事张工,掌握着全区的光缆路由和光缆接续,他和他的团队也因此非常地忙,除了不断地建设新开小区增加用户之外,还要应付各种各样的对于光纤的破坏。印象比较深刻的某个大雪纷飞的夜晚,有一辆偷偷干黑活的黑挖掘机,趁着夜色挖路,把某一条主干光缆挖断了。

黑挖掘机跑了,我们开始进入鸡飞狗跳的雪夜抢修模式。天寒地冻,其实谁也不想出门,但这个不抢修,还真的不行。广电系统提供的宽带,主干光缆断了,用户家里不但互联网信号中断了,而且连电视信号也断了。

现在的人们,每天抱着手机,从互联网上娱乐、交际和了解资讯,可能已经忘记18年前电视信号中断这一问题的严重性。在那个宽带并不发达的年代里,电视是人们了解外界的唯一主流媒体,或者说超一流媒体。所以局部区域主干光缆被挖断,上不了网其实是小事儿(也就影响千、八百户),看不了晚间新闻才是大事儿(至少影响三万户)。

局里统一研究,紧急部署,主管局长亲自带队,张工和他的团队紧急出发,就在月黑风高,天寒地冻的野外马路边挖开了一口可以用于紧急抢修的光缆井,井里面除了光缆,还有半米多深混合着冰碴的脏雪水。

在后来的日子里,我不止一次地回想到过这个场景:我们平凡而又伟大的张工,在马路边儿上默默地灌了一口高度白酒,然后跳了下去,找缆、拖拽、找断点,再上来带人熔接、熔接完保护,再重新恢复现场……,一通操作完成,已然东方既白。

这件事对于张工来说只能算是普通,也就是天气,带了一点点特殊,但对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我来说还是带来不少震撼。我常常想,这光纤太重要了,也太脆弱了,要是光缆再结实一些,让光纤不那么脆弱,是不是张工就不用在雪夜跳到冰水里?

所以,18年以后,我们有了现在的这句口号:“北诺®,让光纤不脆弱!”。这是我想做的,也是我近几年来一直在做的。

图4

图5


大成永盛站内搜索

还有疑问,微信沟通。

联系我们

北京大成永盛科技有限公司

北京市昌平区科技园区振兴路28号2号楼316

电话:+86 010-62937853

手机:+86 13301181086

电子邮箱:dcys@ofscn.com